更具新闻影响力网站
欢迎投稿本网站
首页 > 民生 >


演艺圈“老外”观察:审美的仰视和文化的俯视 ​

发布时间:2020-03-09 19:35   来源:温州信息港    作者:依依

周末,798艺术区的一间书吧里。台上站着两个穿大褂的男人,你来我往,互怼正起劲。定睛一看,才会发现逗哏演员竟然是个“老外”。怼到激烈处,中国捧哏演员调侃道:“国际形势很紧张啊,注意两国影响。”外国逗哏演员笑,“我又不是美国人!”

演艺圈“老外”观察:审美的仰视和文化的俯视 ​

话音刚落,台下的观众们都会心一笑。

这是一场由中国相声演员和外籍演艺人合作完成的演出,其中有不少拿外国人身份和文化差异开玩笑的梗。除了中美贸易战,还有外国演员提及此前的山东大学学伴事件:“我有三个语伴,陪我学到天亮。”

这种调侃或许并不过时——尽管围绕学伴事件本身的讨论已经落幕,但人们对外籍人士享受超国民待遇的质疑是长期存在的。而反映到文娱行业,所谓的“超国民待遇”更多地表现为外籍演艺人拥有相对高的收入和相对低的入行门槛。

我们选择了外籍模特和外籍主持人两个职业进行观察,然后发现了这种“超国民待遇”背后的微妙之处:它既是一种审美上的仰视,同时也是一种文化上的俯视。他们或许享受着白皮肤、五官立体的颜值红利,同时也屈服于中国人“金发碧眼”的想象从而去染发;他们承担着让一个节目、一次活动变得更“高大上”的职能,同时国人也在“连外国人都在学中文、说中国文化好”中获得优越感和自信。

演艺圈“老外”观察:审美的仰视和文化的俯视 ​

至少在文娱领域里,充满了中国人对“老外”拧巴的想象。

演艺圈“老外”观察:审美的仰视和文化的俯视 ​

“俄罗斯和乌克兰女孩全世界最漂亮”

晚上九点,玛丽娜才刚刚结束拍摄,从顺义赶回东五环。她饥肠辘辘,点了一份金枪鱼沙拉作为晚饭。今年34岁的她,是中国传媒大学表演系的学生。

演艺圈“老外”观察:审美的仰视和文化的俯视 ​

十年前,毕业于国际贸易专业的玛丽娜怎么也不会想到,有一天自己会来到中国,成为演员和模特。

2010年,玛丽娜在交友软件上认识了一个来自阿拉伯国家卡塔尔的男孩。男孩在中国做生意,也很喜欢玛丽娜,于是帮她买了从乌克兰出发的机票,介绍她来面试。玛丽娜对中国的第一印象是,“发展比较快,有很多高楼很漂亮,高铁也很快。”

面试不了了之,玛丽娜后来去了北京雅宝路的“俄罗斯城”工作。但在金融危机的影响下,来雅宝路进货的俄罗斯商人越来越少,公司很快就辞退了玛丽娜:“他们只能留中国的员工,因为外国人要的工资更高。”

这次失业成为了玛丽娜踏入演艺行业的契机——她临时找了一份在俄罗斯餐厅唱歌的工作,一个晚上唱三首歌,虽然她唱得并不好,但报酬比在雅宝路卖货还要高。玛丽娜尝到了甜头,“我想这个行业应该适合我,我也比较喜欢。”

演艺圈“老外”观察:审美的仰视和文化的俯视 ​

箭厂视频《中国电商外模江湖》

玛丽娜由此认识了一些混演艺圈的外国朋友,开始接一些广告拍摄、商场走秀的工作。“外国人的工资高”让她失去雅宝路的工作,却也让她在模特圈过得比中国模特更滋润一些。一位外模经纪人告诉娱乐资本论矩阵号河豚影视档案(ID:htysda),外国模特拍广告的平均时薪在1000元左右,而中国模特接同级别的单子只能拿到2000元/天的报酬。

和玛丽娜这样的中途转行不同,有许多乌克兰、俄罗斯的姑娘是专门为了做模特而来到中国的。“俄罗斯和乌克兰女孩全世界最漂亮,连美国人也这么说。”

她们有的是中国经纪公司通过当地经纪人介绍而来,有的是亲戚朋友口口相传拉来的,“中国的市场好、工资高”是这些东欧姑娘们常说的话。在中国商家的眼中,这些白人面孔可以让品牌变得更洋气、更高级;而在她们眼中,中国才是那个更“洋气”、有更多赚钱机会的国家。

上一篇:心痛!“小美人鱼”泰国儒艮宝宝离世 肠道中发现8个塑料袋
下一篇: 开辟风险投资的蓝海

分享到:
0
最新资讯
阅读排行